长瑜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馬背♘:

【今天的琅琊榜:五十天总集】

图长长长长注意!)


【今天的琅琊榜】这个日更系列,来到今日,也是时候告一段落了。


很感谢各位陪伴我度过了充满胡闹和幼稚的五十天!  ᕕ ( ᐛ ) ᕗ


很高兴勾搭到不少小伙伴,尤其是每天都有点爱心或评论的同好,更是让我这个「名盲」也能牢牢记住这些人的名字... ...

快来抱抱我!感受我磅礴的爱意!!༼ ༎ຶ ෴ ༎ຶ༽


也许未来某天,这个系列会以不是日更的方式复活,希望到时候死鱼眼的宗主、景琰、阁主及飞流等等还会再和大家见面哦!

【苏流】相见之缘 (上)

流水隨筆:

警告,警告:苏哥哥略黑化!


不喜者勿入~




和之前更的一面之缘背景差不多,都是苏哥哥碰上飞流的那一天


不是护你周全系列的哦


——————————————————




「长苏,你为何如此疼爱飞流?」


闻言,梅长苏垂眸,凝视在伏他大腿上熟睡的飞流,目光温柔似水:「疼爱飞流,又何需理由?」


没有飞流,就没有今天的他。


天知道,在遇见飞流之前,他的内心只有那铺天盖地的仇恨。


七万冤魂,赤焰深仇,全都加添在他的肩上,沉重得让他喘不过气来。


那时他最常做的,便是在纸上写下一个又一个的复仇大计,然後推敲着各个计划的可能性。有时候,还会彻夜不眠,为的就是研究哪一条复仇之路更为快捷。


蔺晨见状,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欲速则不达。


呵,不过是风凉话。


他心中的苦,到底有谁明了?


人到了最悲怆的时候,大概便再也哭不出来了。


遇见飞流的那年,是梅岭一役後的第十三个月。


去东瀛也是蔺晨的意思,是蔺晨见不得他终日埋首案前,死活把他拉出来逛逛。


他虽无此心情,却也不愿拂了蔺晨的意,毕竟人家老父还救过自己的命。


於是,到了东瀛,欣赏了不少山水风光,也碰上了他这辈子最在乎的人。


那天,风雪交加。他和蔺晨准备回客栈去,却看到前方有一堆人围在道路中间,无不议论纷纷。


他本无意掺杂别人的闲事,蔺晨也因关心他的身子而难得没去凑热闹;无奈人群好正挡着他们的去路,他们只得上前一探究竟。


没想到,竟看到一群人在虐打一个孩子。


小小的孩子被围在中间,瘦削的身影像是要被那漫天飞雪完全掩没;身上的衣衫破旧至极,在几个大汉的拳打脚踢下无力地挣扎着。


只是手上,却始终紧紧抓着一个馒头。


蔺晨眉头略皱,正想出面制止,却因长苏一个眼神停下了动作:「你看。」


闻言,蔺晨顺善如流地停下了动作,却顿时察觉到长苏所言何事。


只见那孩子看似招架不住,自身却守得相当紧;防御做得滴水不漏,每次都竟能险险避过大汉的拳头。


反而那些大汉便显得有些的狼狈;不仅没打着孩子,反而在混乱中挨了好几拳同伴的攻击。


一群大汉围攻一个孩子,竟也没能占上风。


然而没多久,孩子明显耗光了体力,动作渐渐慢了不少。一个大汉见状,得意洋洋地大笑起来,挥起拳头正要下手一一


「住手。」


大汉回头一望,见是个弱质书生,不屑的笑道:「你是这小贼的同伙?」


梅长苏一听此话,也大概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他督了一眼孩子手中的馒头,淡淡地说道:「不过是一个馒头,何必如何对此一个孩子?」


没想到,那大汉鄙夷地看着他,语气甚是不满:「若是一个馒头,我又岂会大费周章抓这个小贼?」


「难道你没看见,四周的人们都没有挺身而出吗?」


梅长苏略一蹙眉,以眼神环视四周,却见人们全都低头避开他的目光。


「这个小贼,从几天前便一直在这儿附近流连;不是闯入店铺内,便是抢人的食物。」


大汉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两手一摊:「我们也是出於无奈,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梅长苏心中一动,回头看了一眼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孩子一一


「他偷了你们多少东西,我赔。」梅长苏平静地说道。


「别惊动宫府,把这孩子交给我。」


於是赔了钱,於是决定把孩子带回琅琊阁。


回程的马车一路奔驰,蔺晨替孩子把了脉,震惊地发现孩子竟受了严重的内伤,身上更是新伤旧痕一大堆,没一块完好的皮肤。


蔺晨让孩子轻靠在长苏的怀中,自己则取来马车上备用的金创药替孩子涂上;梅长苏眉头微蹙,最後还是没有说话。


他不喜欢孩子。从前他就不喜欢吵吵闹闹,还硬是要往他身上凑的孩子。


很烦。


直至手上的金创药见了底,蔺晨才收了手,把自己的披得盖在孩子身上。


看着长苏搂着孩子一副不太适应的模样,他不禁打趣地说道:「没想到,你居然会出面救下这个孩子。」


梅长苏的神情始终平淡,漫不经心地说道:「这个孩子懂武功,正好。」


最後两个字,似是轻描淡写,蔺晨却听得出其中深意,脸上的笑意收敛了些:「长苏,复仇是条不归路。」


自长苏能下床的第一天起,便着了魔般钻研复仇大计。他不曾出言阻止,只是因为他知道长苏心中的悲恸。


可他知道,以长苏现在这般冲动性子,又被仇恨蒙住了眼,怕是会自食苦果。


而现在,长苏竟说得出口,要让一个无辜的稚子替他做事!


他心里到底在想甚麽?


「早在坠崖那天,我便注定无法回头。」


若是可以,谁愿意以这副模样活下去?


阴谋诡计,搅拌风云,做他以前不屑为之的事情。


他也想变回从前的林殊!可是那些陷害忠良之人,可曾给他这个机会?


蔺晨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似是有千言万语,最後只是摇摇头,掀起布帘下了马车。


马车内静悄悄的,连一根针掉到地上的声音也能听见,


梅长苏勾起一抹无力的笑,只是那抹笑意不曾到达眼底。他看着孩子稚嫩的小脸,冰冷的心居然不由自主地融化了些。


孩子,今日救你於水火之中,却要把你扔到另一个万劫不复的深渊。




待你他日懂事之时,不知道会不会怪我?




——————————————————


*OOC呀OOC~文渣没能古风对不起*


私心觉得,这才更加真实~


毕竟一个十九岁的孩子遭逢巨变,不崩塌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