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瑜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悠悠堇:

- 本宣 -


 

(具体内容看P2)

 

刊名:非典型镜面反射

 

作者:悠悠堇

 


CP:all叶(偏向叶中心)

 

代理: @漫煞寻魂工作室 

 

大小:A5

 

字数:23w↑

 

工艺:精装+封套(外护封星钻纸/内封烫金+镭射银)

 

封设: @不绿不蓝 

 

排版:人形丧尸

 

校对:苦瓜就酱

 

Guest: @打火机

 

定价:普通套装100R/特典套装115R

 

赠品:滴胶挂件(柯印双面)+随机徽章一个(星幻膜马口铁58mm)+PVC(覆膜)明信片4张

 

特典:叶叶立牌(柯印双面)+海豹小卡(珠光纸双面)

 
 

预售前四十:普通套装价赠送立牌小卡及全套徽章        
  
 
  
特典套装及普通套装前三十:赠全套徽章     

 

特典加购价:20R

 

不买本只买特典价:25R

 

 
 

明信片画手:  @CHU薇   @千日雪 ,死于工作。         
  

吧唧画手: @寿限悖论 

  

特典画手: @点水七 
 

 

本子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7095261.0.0.19341debo5NaDe&id=564940877435

 

特典单购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7095261.0.0.4bd61debSuxYNU&id=564939877870

 

 

 

预售时间:2.15除夕晚八点到十二点(过后不定时上架)

 

预售时间②:2.24晚八点到十点

 


 


 

建议先收藏商品,加入购物车后购买。 

 

发货日期(更改):4.1-4.10

心痛

烏鴨:

只是以前 我们都是一起上战场 我从来没有 眼看着你出征 而我却只能留在这里

馬背♘:

【今天的琅琊榜:五十天总集】

图长长长长注意!)


【今天的琅琊榜】这个日更系列,来到今日,也是时候告一段落了。


很感谢各位陪伴我度过了充满胡闹和幼稚的五十天!  ᕕ ( ᐛ ) ᕗ


很高兴勾搭到不少小伙伴,尤其是每天都有点爱心或评论的同好,更是让我这个「名盲」也能牢牢记住这些人的名字... ...

快来抱抱我!感受我磅礴的爱意!!༼ ༎ຶ ෴ ༎ຶ༽


也许未来某天,这个系列会以不是日更的方式复活,希望到时候死鱼眼的宗主、景琰、阁主及飞流等等还会再和大家见面哦!

【司创】过度在意 (FIN.)

洛其啸:





1.


最近,不知为何,幸平创真的目光总是追随着那个人。


——司学长,可真好看。


他发出了这三天里第一千零一次相似的感叹。原本对这方面相当钝感、因为从小向往成为父亲一样出色的厨师而对周遭一切携带暧昧色彩的美都浑然不觉的少年,用目光描摹着立于学园顶点的首席的五官轮廓,无知无觉地露出了品尝稀有佳肴般的专注神情。


雪白而柔软的微长碎发,发尾细碎地扫着清俊英朗的眉宇。色泽浅到近乎虚无的眸子,在偶尔抬眼时,会在同样是雪白的纤长睫羽下,泛出幽秘的淡紫。过于挺直的鼻梁,阳光打下来时,在鼻翼处投出一小片浅淡的阴影。薄薄的浅色唇瓣,微笑起来时十分柔软,抿起时却会拉成一道锋利的直线。


毋庸置疑,司瑛士的容颜,如同他在料理上的惊人技艺一般,傲立在学园的最顶端。


他每次在公众场合出现时,无论对Central有多么不满和畏惧的少女们,都会在看清他的那一瞬间暂时忘记所有的负面情绪,飞快地进入抱团的窃窃私语和脸红模式。


创真非常稀罕地注意到这一点后,立刻叹为奇观。他身边的女性朋友们早对这种状况习以为常,反而对他能够注意到这点感到不可思议。在某些方面过于敏锐的一色学长,在他不知道第几次不自觉地用目光去追寻白发的前辈时,露出了神秘又古怪的微笑。他说:


“创真君。光看着却不去行动,可是不行的哦。”


他疑惑地转过头,发出短促而不知所措的单音:“啊?”


“你对司,过度在意了。”随性的学长笑眯眯地说着,冲他戏谑地眨了眨眼睛。


 


 


2.


——多少次了呢。他还在这样注视着我。


司瑛士焦躁地揉了揉头发,将额头磕在堆满文书的办公桌前,发出一声无力而沉重的叹息。


那样几近肆无忌惮的注视,他不可能察觉不到。关于那位后辈最近到底是中了哪门子的邪,司也对此毫无头绪。但让他焦躁的不是赤发少年全心全意的注视,不如说,那反而使他心下生出隐秘窃喜。不管少年是被他的这具皮囊还是被内里才情所吸引,他都并不在意,因为无论如何,那些都是独属于他的东西。引发他焦躁的点,在于他无法回视。


因为那样强烈的注视,他已经很久都没有好好看一眼自己的后辈了。


这是让他相当困扰的一件事。但是,若是不克制回视的冲动,创真君迟早会发现自己对于他的过度在意。


在搞清楚幸平创真的这么做的动机之前,绝不能轻举妄动。


——你要忍耐。


司瑛士疲惫地再次告诫着自己,再度沉默地投入因为新总帅的大肆改革而过度堆积的文件当中。


 


不知过了多久,门口忽然传来细微的声响。司瑛士自苦战中抽身而出,看向门口,不出意外,来人是十杰第二席小林龙胆。红发漫卷的少女叼着一串羊肉烧烤推门,灿烂的浅琥珀色瞳孔因为美味食物像是大型猫科动物般满足地微微眯起,笑吟吟的面孔一如往常。


在少女寒暄的同时,司瑛士望着这熟悉的发色瞳色,无法自制地走了神。当他将思绪从艳烈的赤红和璀璨的浅金所形成的漩涡中强行拔出时,红发的少女已然将面容不知不觉凑到他近前。


“司,你最近果然有哪里不对劲。”同他相伴多年的少女换上了若有所思的口吻,眼神也从漫不经心的玩味变成了察觉到了什么的炯炯发亮。她唇角饶有兴趣的弧度扩大,“怎么,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了吗?”


司瑛士闻言,装模作样沉思了几秒,然后真心实意地微笑起来,“不用担心,龙胆。虽然那让我有点焦虑,但姑且算是好事没错。至少我对此感到很开心。”


 


 


3.


他们再次见面,是在有一段时间之后了。


司瑛士和幸平创真都很忙碌。他们分别是一年级和三年级的核心人物,两人要处理的事务与料理修行几乎就占满了所有的空闲时间。虽然在闲暇时分总会想起对方的面容,也对自身的过度在意心生无奈,他们也没有得到见面的机会。最多只是行走于校园中的偶然一眼——


然后匆匆擦肩而过,各奔东西。


 


这次得以见面,还是多亏了一场食戟。一场需要他们全部到场观战的食戟。


幸平创真好好地站在观众席的前排观看着同伴与Central机关的人战斗。身边的塔克米紧张地盯视着眼前的食戟,飞速分析这对手每一个步骤的意图,想要确定双方的胜负可能性,但赤发的少年却一反常态,一手撑着侧脸,浅琥珀色的眼眸垂下,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他对耳边好友的碎碎念充耳不闻,只是间或抬眼,看向场地上方那隔绝了一层玻璃的包厢。


 


司瑛士站在玻璃边上,居高临下地观战。


他还是一副老样子,白发如雪,神色浅淡,笔挺身姿被纯白的衬衫塑出漂亮的肩背轮廓,双腿修长,校服领带也依旧没有好好系上,而是松松垮垮搭在左肩上,领口微开,露出笔直的锁骨。他的眼神在玻璃镜像上被反射的过度模糊,谁也看不清那浅紫色里酝酿着何种情绪。


小林龙胆倚在他背后的长条沙发上,散漫地笑:“阿拉拉,没想到你还对这种级别的食戟感兴趣啊,瑛士。”说着,她将旁边放置的零食递到唇齿间,含糊不清地道,“我还以为至少要创真君亲自下场,你才会来观战呢。”


司瑛士望着下方的食戟场地,目光紧紧锁住赤发金瞳的少年,沉默了一瞬,才回答道:


“偶尔来了解一下反叛组织其他人的水平,也是需要的。”


 


“啊~这样么——”小林龙胆笑出声。她拖长了尾音,用懒洋洋又戏谑的腔调说出了不得了的话,“我还以为你是专门来看那位小朋友的呢?”


司瑛士的背影僵硬了一秒,小林龙胆只从玻璃的镜像里看见他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对她胆大包天戳破他隐秘心思的行为有些无可奈何,“那么你就当是这样吧,龙胆。”


与他风轻云淡的反应相反,小林龙胆震惊地睁大眼睛,一骨碌就从沙发上坐正了,手忙脚乱地将要掉下去的抱枕捞到怀里,将口中零食也急急忙忙咽下去,继而露出了崩溃的表情:“——不是吧!你就那么简单地承认自己暗恋学弟了吗,瑛士!”


“暗恋……?”司瑛士被她的反应引得转过身来,他微微歪着头,眼中流露出纯粹的疑惑,“这种不自觉的关注原来是应该被归类为暗恋的吗?”


“什……!”原来你不知道吗!


小林龙胆又被他的神情震了一下。但她剩下的话语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就被规律的敲门声所截断了。


司瑛士转身再次面向玻璃。眼下的食戟还在火热朝天地继续着,但观众席前排已经不见了他所关注的赤发少年的身影,只余金发的意大利少年双手握拳,紧张地盯住场中。


他瞬间意识到了什么,开口道:“龙胆,开门。”


小林龙胆从沙发上站起来,一脸懵懂地走去包厢门口。她将手搭上门把时,听见了门外少年拖长的略带沙哑的清朗声线:“司学长——我有事找你——”


 


红发的学姐打开大门的那一瞬间,有着一双琥珀色眼瞳的学弟冲她爽朗一笑,随即游鱼般从她身边的缝隙里钻进包厢,顺便用闪电般的动作反手关上了门,将她这个本来在包厢里的人隔绝在门外。


那声理直气壮的“学姐不好意思啊”尚在耳畔,小林龙胆立在门外,不禁无言以对。


真是胆大包天。


什么事那么急,不惜冒犯学姐,也一定要和司单独相处啊,创真君?


她望着没有再次打开意图的紧闭的大门,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知道里面的两个人暂时不会有给她开门的念头了。她不在意地耸耸肩——任性的第一席总是有些特权的——准备离开。


但等到走出几步后,抱着一袋零食的小林龙胆才想起一件事。


等等,我之前是不是给瑛士打开了什么不得了的大门啊?这么说里面的小学弟会不会超级危险的啊?等等,我在想什么呢。完全不用担心,那可是幸平创真啊。


嘛,不管了。她摇了摇头,想道:司自己会解决他的问题的。两方大将在包厢里提前对阵什么的,我才不知道呢。她一边走,一边愉快地想着,要是比赛的那两个小可爱,愿意留下一份菜肴给我品尝一下,那就很棒啦。


 


 


 


4.


司瑛士双膝分开,跪在柔软的沙发上,目光沉暗地盯着被他的双手禁锢着的,躺在沙发上的赤发少年。即使被按压在沙发上,被迫摆出对敌方大将袒露胸腹的无防备姿势,少年的那双浅金色瞳孔还是毫不退让地直视着他。司瑛士甚至在那眼神里看见毫无动摇的坚持。


——我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行为呢?太欠考虑了。


虽然维持住了脸上认真起来时惯有的面无表情,但司瑛士还是为这份从未体验过的难言又新奇的冲动,而不自觉地在心里苦笑。


他的目光扫过身下少年尚还未发育完全而显得有几分单薄青涩的躯体,那微微起伏的胸膛,被吻得殷红的唇瓣,以及被莫名的决意所点亮的浅金双眸,呼吸又乱了几分,躯体与他接触过的地方像是燃起了灼灼火焰,滚烫到煮沸血液。


——本来不准备这样做的,太过于不合时宜了。说到这点,创真君可真是煽风点火让人失去理智的一把好手。


他所有无法忍耐冲动都起源于走近他的少年的一句话:


“司学长,请问,我可以吻你吗?”


这么直白的话,却还特意用上了敬语啊。模模糊糊的念头在脑海里一闪而过。


在少年直截了当的话语中,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瞬间土崩瓦解。等到再次回过神来时,他们已经一路跌跌撞撞纠缠到沙发上,变成了这样暧昧的势态。


 


司瑛士扣压着少年的小臂,俯首注视他,雪白的发丝垂落,将学长浅色的眼瞳笼罩进晦涩的阴影里。年长的前辈垂头的模样也如湖中天鹅般优雅,从下方的视角看来,锁骨和下颌的线条好看到惊心动魄。


基于这点福利,平日不甘于寂寞的少年只是安静地呆在前辈身下,乖巧得几乎都不像叛逆的幸平创真,只有那双一眨不眨的琥珀色眸子还是充盈着某种逼人的神采,无时无刻不在撩动着司瑛士的心弦。


雪发的学长回视着那双眼睛,神情莫测,慢慢地低下头,两个人脸庞的距离很快缩短,几乎到了呼吸可闻的危险距离。创真看清了那双清澈却深不见底的瞳仁的纹理,繁复瑰丽得像是他幼时痴迷的万花筒中的世界。


司瑛士被看的就快要自制力崩塌,再度吻下去的前一刹那,赤发的少年突然笑了出来。他的眼睛微微眯起,弯成一个开朗的弧度,雪白的牙齿也露了出来,看起来相当开心。


司瑛士一怔,不由自主停下了动作。


“有一句话我很早就想说了……司前辈,你可真好看。”


“这就是这些天你一直盯着我看的理由?”所有绮念一瞬间因为这句不像样的夸奖消失得无影无踪,司瑛士有些无奈。


自从他位列远月十杰第一席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胆敢在他面前提过关于容貌的夸赞了。在厨艺极度出众的他面前,提及他容貌的出色反而像一种意有所指的轻慢。然而,眼前的学弟说话时的神情是如此认真,是那种让人提不起生气欲望的程度。


“什么,前辈察觉到了啊。”少年惊讶。


那个表情,是真的在认真认为我察觉不到吗?


“这种程度,想不察觉到也非常困难啊,创真君。”叹了口气,司瑛士放弃了刚才想要做的事,直起腰来,揉了揉额头,不顾风度地垮下脸开始嘟囔,“这些天真是的搞得我超紧张哇,还以为你在看什么呢。”


虽然这么抱怨着,他却没有放创真离开沙发的意思。他身下的少年也没有动,只是眨眨眼:


“司学长以为我在看什么呢?”


司瑛士不答,看着他露出了一个柔软的微笑。虽然那笑意柔软得好似羊羔,但事实上是狼发起进攻的信号。赤发的少年无师自通地领会到这一点,他在白发前辈再度俯下身来抬手揽住他的脖颈,自己将脸庞凑了上去。


 


5.


从那次食戟事件开始,司瑛士和幸平创真的关系进入了一个非常微妙的势态。


早上起床的时候一色慧看了一眼创真的颈侧红点莫名其妙朗笑几声眯眯眼说“恭喜啊创真君”,少年也只是“嗯”了声坦然受之。对于身旁的女性舍友,他打着哈哈糊弄过去,很快就成功转移话题。


司瑛士在第二天反常地把领带打紧,小林龙胆看着他捂得严实的脖子以下神色古怪,但还是用零食塞住了嘴巴。不久以后,她就后悔自己过于矜持迫于瑛士的淫威没有在那天拼命地把他的领带扯开看,不然她一定是除了一色慧那只狐狸之外第一个发现真相的人。


可惜的是,有些秘密一旦错过,你就只能被动地等待它被揭开的那一天了。


 


6.


“我对他的爱情,起源于一场绝非意外的过度在意。”


 


END.




ooc到天际了非常抱歉【土下座】


不知道为什么笔下的两个人进展飞速???我都被惊到了,话说我没有驾照,那个白骑士和那个药王,别逼我开车啊【哭唧唧】


于是拉灯。发生了什么请自行脑补吧。




都要考试了为什么我还在摸鱼???



【恋与】当制作人看得见选项

🐚神奇的海螺——逆飞飞我cp:



#一些细思恐极的东西【ntm】,窥探到游戏内核的我会不会被灭口#
#。◕‿◕。刚刚推到第六章#
#有些bug请包容orz#
#ooc属于我,苏属于男神#


1


大家好,我是制作人。


不管我是叫隔壁老王,或者老铁,我依然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


当然我不能保证操纵我的人是不是男的,毕竟女性向游戏,许多大神都是可爱的男孩子【咳】。


按照设定我应该跟四个男人纠缠不清,可惜很抱歉,我感觉我的系统出了好多次问题,在我去"上班"的时候,我们家的老板经常会搓个"螺旋丸"告诉我"不过如此"。


那个"幼稚大惊小怪不过如此"的老板,如果不是因为他帅我早就怼死他了。


咳,扯远了。


我还是说一下最近发生自己身上的事情吧。


大概是命中注定,我正在城市漫步的时候,我总会突然看见一个选项浮现在自己面前,以至于我无数次撞上我那上司,收获了一堆"没脑子jpg"的表情。


那个叫李怼怼的老铁,你每次使用超能力有没有考虑过其他Evolver吗?


看见身边的人一动不动的时候很惊悚的好不好。


当然,这也是题外话。


重点在于我面前的选项。


2


在接触李泽言之后我才知道这个世界存在着特异功能,这些超能力者有的人像我的学长白起一样飞来飞去,成为一个伸张正义的警察,有的超能力者则借着这些能力为非作歹,要不是我机制得一逼,不然我肯定早就没命了。


这些选项对我而言也不是经常出现的,只有在进行重要抉择的时候才会蹦出来,也因为这个样子我获得了无数次读档重来的机会。


这种能力被他们说成了预知,只有我自己知道,有些事情是我亲身经历过的。


我所做出的选择或许不是最好的,可是却是那个时候最为适合的。


所以每次李怼怼批评我的时候,我也没有还嘴,甚至可以说每次城市漫步遇见有人有困难,即便觉得没必要帮忙,可是还是会做一个热心人,因为如果你不帮忙就会无限重来。


3


我的记忆是缺失的。


白起学长好像从好久以前就一直注意着我,只不过装惯傻白甜的我对于学生时代的记忆特别模糊,好像是被清除了点什么一样,察觉到不对却说不上来。


每一次读档的我总会模糊掉读档前经历的事情,以至于我每次回来都觉得头疼。


这件事情我一直没告诉其他人。


直到我站在了恋语市那棵许愿树下。


4


我看着上面飞舞的彩带,鬼使神差地拽了一根下来,上面居然有一张照片,是我跟邻居家许墨的合照。


等我回过神的时候照片已经变成了白纸,被一阵风带走了。


有一瞬间我的脑海涌起了一些原本不存在的记忆。


回到家的时候,我刚好碰见回来的许墨。


眼神特别温柔,一如既往得撩人。


"我送给你的礼物,你还喜欢吗?"许墨笑了笑。


"没想到真的能摸到这本书……我太开心了。"我回答道。


许墨点点头:"你喜欢就好。"


他一直在看着我的眼睛,良久:"多休息啊。"


说罢还伸出收揉了揉我的头发。


我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黑眼圈,这段时间为了策划活动也是熬了不少夜。


我回到家之后,终于在书柜的顶上找到了一本书,包装得很好,未开封。


4


大概是因为看得见选项的缘故,好几次被李泽言怼到说不出话的时候,我就特别感谢这些选项,连组织语言都省了。


其实李怼怼人挺好的,虽然他骂了自己无数次可自己并没有不喜欢他,所以当我看见亲密度条这种设定的时候,我才后知后觉意识到,原来我是要泡四个男人的女人啊。


当然我跟周棋洛的缘分有点浅,无论我怎么拽许愿树的绳子都无法找到我跟他的交集,这可能是命。


随着事件的推动,我也逐渐找回了一些曾经丢失的记忆。


其实找不回来也挺好的。


如果找不回来这些记忆,我大概跟以前一样走在路上随时随地地撞上选项板而已。


他们一直挺担心我的,可惜我的感情随着选项的出现,变得固定化,很多时候我想说的不只是这些,我可能会想为他们尖叫,毕竟我可并不是什么内敛的女孩。


然而现实中的我,只是红着脸说了点话,就当做是回应。


5


现在我又站着了许愿树下,再不给我缺失的记忆,我要闹了。


end


来自非洲制作人的悲伤

如果宝石人出书……

九觞:

个人恶搞,若能博君一笑,不胜荣幸。


没想到tag会限量hhhhh。


以上。





法斯:《如何在辰砂生气边缘试探》、《如何在安特库生气边缘试探》、《如何在黑水晶生气边缘蹦迪》


辰砂:《控制水银一百式》、《攀岩技巧》、《熬夜的优点》


安特库:《对付积雪技巧》、《对付流冰技巧》、《对付冬眠同伴技巧》、《冬季老师的观察日志》


波尔茨:《战斗方式详解》、《水母养殖技巧》


戴亚:《波尔茨学》、《xx与xx的恋爱进程》、《如何确定同伴是否情窦初开》、《如何确定同伴是否陷入热恋》、《如何区分双向暗恋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露琪尔:《拼图教程》、《锤子、剪刀、布》《硬度与韧度的鉴定》、《帕帕拉恰的修复要点①》、《帕帕拉恰的修复要点②》、《帕帕拉恰的修复要点③》……


帕帕拉恰:《教你如何三分钟内把衣服穿色气》


翡翠:《如何分配巡逻任务》、《庸医的躲避技巧》


尤库蕾斯:《天气观测》、《九章算术》


伊尔洛:《生离死别的心路历程》


吉鲁空:《如何与前辈搞好关系》


拉碧丝:《读心术》


黑水晶:《拉碧丝的优点大全》、《如何对付法斯》


金刚老师:《手把手教你做手办》、《摸头详解》


佩妮特:《如何隐身》

浪逷飞舟:

波尔茨视角的钻石
有第三视角

从出生为止的所有关于钻石的事

【当你在发光的时候,我知道你也在注视我,但是已经离的太远,我再也触碰不到那光芒了】

希望你可以有回来的时候

有个人妄想植入
大概意思是波尔茨看到保护自己的钻石受伤,下定决心保护他,但是到最后还是不知道为什么哥哥要离开自己

他到钻石离开为止可能都不知道为什么他要走,即使他知道他想离开自己

我哭死了呜呜呜呜老师你这是要把cp全拆一半吗!!